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文波博客

科学、文学、艺术、法学、国学、武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经艰辛坎坷,也曾精彩传奇。风雨人生,笑傲江湖。一个聪明可爱的女儿,一位年迈却身体健康的母亲。事业有成的兄弟姊妹和至爱亲朋,还有一帮真挚情深的好哥们儿。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。散文】记忆中的吆喝  

2011-05-24 20:35:08|  分类: 文学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记忆中的吆喝 

 

    京郊的初夏,天渐渐的暖了起来,风中洋溢出些许清爽,又似少女柔润的玉指在脸颊轻轻地滑过,留下了温情的记忆。

    燕子在檐下终日的忙碌着,恍然间,分明是又筑建出一个新的居所。燕子嬉闹着,欢笑着,来来往往,衔泥筑巢,好不热闹,给这个寂静的院落平添出了许多快乐和幸福的情致。

    院子外面,一位耄耋老者蹲在地上,颇为认真细致地团捏着和了水的煤渣,不一会,煤球便在他手中诞生了,如同是并排站立前行的士兵,远远望去,阵容也逐渐的壮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我看来,老者的确是在刻意地设计创作着自己的雕塑作品,抽象地表现着一个连续的主题和概念,细细地体会后,这制作的行为似乎已演化成了庄严的艺术,这行为了的艺术,也不正是伴着梦想去创造未来的过程吗?也不正是与我所为的雕塑存有异曲同工之处吗?这教我为之肃然起敬了起来。。。。。。

磨剪子来,锵菜刀。。。

一阵熟悉的吆喝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
    回头望去,不远处,一个磨刀人老人正骑在一张条凳上,低头不语,用力的地紧蹬绷带,同样是认真细致地磨着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。只有沙沙的磨刀声,像是在诉说着什么。。。

    我不禁走了过去,蹲下身子,和他攀谈起来。

    老人家,磨一把刀需要多少钱?我问道。

    他低声回答:五块。锵刀再加三块。

    我又问道:那磨一把宝剑需要多少钱?

    他蓦然抬起头来,仔细地打量着我,问道:宝剑?

    我肯定地回答到,是的。宝剑。 

    他眯起眼睛,认真地算计起来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我想,大概是他以为真是遇到了一个大买家了,那宝剑的长度至少是这菜刀的数倍,且双面有刃,这还了得,不要出个天价,也得用菜刀去类比吧。。。。。。我想,应该是。。。。。。不过我只是问问,其实还有一丝调侃的味道。

    磨刀人却诺诺地言道:那你至少地十五块钱。

    他悻悻地望着我,期待着我的还价。

    我被他的回答先是吃了一惊,后却为他的陈恳为之感动。

    我说道:十五块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他以为他的开价的确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期,便急忙说道:还能少点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哦,我掏出一支香烟递了过去,它却将双手缩回,在满是尘土污渍衣服上很蹭了几把,微笑着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为他点燃了这只香烟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他带着谢意说道,你去拿吧,天晚了,我就看不清了,和菜刀一样,五块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这憨厚的朴实,真真教我不知所措了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我急忙做出了玩笑的肤潜解释并道了歉意,他笑着说道,没事,我就在这村子里住,你随时找我就成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然后收拾起据说跟了他四十年的磨刀家当,吆喝着,磨剪子来。锵菜刀。。。。。。远远地里去了。

    一个村民对我讲,他是个孤寡老人,一生未娶,膝下无儿无女。

望着他的背影,我不觉又陷入了沉思。而他垂暮的容颜,不禁让我想起了童年时代的破烂老李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那还是我们孩提时代,破烂老李的吆喝声是记忆中亮丽的一道风景线。每每听到这熟悉的吆喝,如同军营吹响的集结号一般奏效,大家不约而同地聚集在他的身边。

那个时代,也不晓得大人们整天地忙些什么,大院里的孩子们是自成团队。无需专人照料,像草原上的羊群一般,散养着,自由地徜徉着。

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炎热的午后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记忆的中吆喝再次响起,令人激动和振奋。你听,破烂老李来了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谁有破烂铁牛羊骨头,烂麻袋绳头烂布烂棉花酒瓶拿来换钱喽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孩子们一窝蜂似地奔跑出去,牙膏袋,破铁片,羊骨头,塑料袋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换得几文大钱后,便兴高采烈地清点着,交流着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牛奶冰棍,四分一根。。。。。。

这次的吆喝,注定是要花钱的了。。。。。。

卖冰棍的老大娘推着小车缓缓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孩子们便三三两两地回来了,围坐在一起,共同分享着每人一分钱集资换来的香甜可口的牛奶冰棍。

这被孩子们称作破烂老李的,是一个操着东北方言的老者,现在想来,个头不高,大约也有六七十岁的样子。既是破烂老李,他的穿着也的确破烂了些。弯曲的脊背上挂着一个旧旧的皮囊。弓着腰身,推着一个独轮小车,上面堆满他收来杂物。

听大人们讲,他是一个孤寡老人,膝下无儿无女,憨厚朴实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我是向来出手阔绰的哪一类,因此,人缘极佳。我当然照例奔跑回家,拿出了只剩唯一的一只的牙膏袋,

    和我为伍的几个小朋友原来已是府库空虚,囊中羞涩了。都期待着我的到来,眼巴巴地望着我。

    你们没有了吗,几个人同时回答道:没了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那时,一只牙膏袋只有二分五,一只冰棍却要四分钱。那卖冰棍的大娘见状,笑了笑,推起小车,径直往前去了。

我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,无奈的望着破烂老李。

这时的老李,露出一抹慈爱的微笑,从那只皮口袋的夹层中伸手到底摸出四分钱,递到我手中,不够吗,拿去吧。。。。。。

我极其迅速地把那只牙膏袋放到他手中,然后飞一般地向那冰棍大娘跑去。。。。。。

回来的时候,破烂老李还在那里,我有些不好意思,举着那只冰棍想让他大大地咬上一口,也了却了欠债的尴尬。

而他却极力地推辞着,只是用缠在脖子上那条湿漉漉的毛巾擦了一把满脸的汗水,掏出一个军用绿色水壶,打开盖子,喝了一口,说道,我有水,你们吃吧,慢点,别抢哦。。。。

那双布满皱着的眼里却放射出无比欣慰和宁静慈祥的目光。

    我的伙伴们一人一口,如群狼争食般地,顷刻间便教那只来之不易的冰棍化为乌有。。。。。。

谁有破烂铁牛羊骨头,烂麻袋绳头烂布烂棉花酒瓶拿来换钱喽。。。。。。

回头望去,那破烂老李,不,那位慈祥的老人已渐渐地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。。。。。。

然而,这眼神和目光却已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脑海和记忆当中。

虽然,这事已然尘封了近三十多年了,但那慈祥的目光依旧留存在我的印象当中,而且是越来越清晰了起来。每每想起,便不由的感动到沉重。

我想,人生道路中,那些值得回味的爱是往往是刻骨铭记的啊,爱是无所谓大,也无所谓小的。

所谓大爱,却恰恰是一些的细小的善举和良知,而所谓无疆,既是无私善良的情怀,这大爱的无疆,便是可以感人致深,永生难忘。。。。。。

夜色渐渐地笼罩了京郊的上空,我依然木讷地站在原地,回味着这记忆中的吆喝,思绪的波澜也渐渐的平息了下来。

是啊,人们要有大爱的无疆,才会有生活的阳光。。。

远处,揉捏煤球的老者仍然不懈地排布着他的矩阵,雕塑着他简单而又现实的作品。

我想,我们的所为不也正是在努力的雕塑着我们的未来吗,不也是和磨刀老人,破烂老李一样吗,卖力地吆喝着,用辛劳换取梦想中美好的未来,他们有他们的期望,有他们博爱的情怀,并为之满足和幸福。而在我们的吆喝声中,不也是用真爱和诚敬去对待我们的亲朋好友和事业的追求吗?不也是包涵了我们所期望收获和梦想吗?

只要我们拥有着大爱的真挚,不懈的努力,也就有了美满充实的生活,也就有了无比幸福的未来。

是啊,大爱的无疆,是生活中最美的最灿烂的一抹阳光。

 

已是深夜了,耳边又响起了那熟悉和吆喝声。。。。。。我望着小窗外高悬的圆月,静静地思索着,依旧期待着明朝初升的太阳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1年5月24日。文波于京郊曹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1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